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世间好物不坚牢 翡翠易碎琉璃脆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圆圆曲》赏析  

2014-08-21 15:34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鼎湖当日弃人间,破敌收京下玉关, 
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! 
红颜流落非吾恋,逆贼天亡自荒宴, 
电扫黄巾下黑山,哭罢君亲再相见。 
相见初经田窦家,侯门歌舞出如花。 
许将戚里箜篌伎,等取将军油壁车。 
家本姑苏浣花里,圆圆小字娇罗绮。 
梦向夫差苑里游,宫娥拥入君王起。 
前身合是采莲人,门前一片横塘水。 
横塘双浆去如飞,何处豪家强载归。 
此际岂知非薄命,此时只有泪沾衣。 
熏天意气连宫掖,明眸皓齿无人惜。 
夺归永巷闭良家,教就新声倾座客。 
座客飞觞红日暮,一曲哀弦向谁诉? 
白皙通侯最少年,拣取花枝屡回顾。 
早携娇鸟出樊笼,待得银河几时渡? 
恨杀军书抵死催,苦留后约将人误。 
相约恩深相见难,一朝蚁贼满长安。 
可怜思妇楼头柳,认作天边粉絮看。 
遍索绿珠围内第,强呼绛树出雕阑。 
若非壮士全师胜,争得蛾眉匹马还? 
蛾眉马上传呼进,云鬟不整惊魂定。 
蜡炬迎来在战场,啼妆满面残红印。 
专征箫鼓向秦川,金牛道上车千乘。 
斜谷云深起画楼,散关月落开妆镜。 
传来消息满江乡,乌桕红经十度霜。 
教曲技师怜尚在,浣纱女伴忆同行。 
旧巢共是衔泥燕,飞上枝头变凤凰。 
长向樽前悲老大,有人夫婿擅侯王。 
当时只受声名累,贵戚名豪竞延致。 
一斛珠连万斛愁,关山漂泊腰肢细。 
错怨狂风飏落花,无边春色来天地。 
尝闻倾国与倾城,翻使周郎受重名。 
妻子岂应关大计?英雄无奈是多情。 
全家白骨成灰土,一代红妆照汗青! 
君不见馆娃宫起鸳鸯宿,  越女如花看不足。 
香径尘生鸟自啼,屧廊人去苔空绿。 
换羽移宫万里愁,珠歌翠舞古凉州。 
为君别唱吴宫曲,汉水东南日夜流。


陈圆圆原姓邢,名沅,字圆圆,又字畹芳,幼从养母陈氏,故改姓陈。她殊色秀容,花明雪艳,能歌善舞,色艺冠时。十六岁时被苏州戏院请去唱戏唱曲,名噪江南。后来,国丈田畹选美,软硬兼施地夺走了陈圆圆,这就是“横塘双桨去如飞,何处豪家强载归?此际岂知非薄命,此时只有泪沾衣”。以后,在田府侍宴时,被手握重兵、镇守山海关的吴三桂看中了,强索陈圆圆为妾,这就是“座客飞觞红日暮,一曲哀弦向谁诉?白皙通侯最少年,拣取花枝屡回顾,早携娇鸟出樊笼,待得银河几时渡?”。 陈圆圆归了吴三桂,似乎是有了归宿。可是“恨杀军书抵死催,苦留后约将人误”,闯王军队抢掠了吴三桂的家,强占了陈圆圆,这就是诗中所说“遍索绿珠围内第,强呼绛树出雕栏”。吴三桂闻讯,拍案而起,本来对李自成起义军有归顺之意的他决意打开城门,迎清军入关。



  遗憾的是,《圆圆曲》并没有描述陈圆圆与吴三桂一生的全过程,而只写到吴三桂降清后,被封为平西王,坐镇云南,享尽荣华富贵。吴三桂平生贪酷,做了平西王以后骄奢淫佚,大兴土木。陈圆圆看破红尘,削发为尼。可是,遁入空门也不能使她有平静的生活。康熙十二年,康熙帝下令削藩,吴三桂起兵反清,爆发了所谓“三藩之乱”,打了8年仗,最后失败了,康熙二十年深秋,清军破城,陈圆圆望着莲花池的一泓秋水,又手合十,在自己默默的念佛声中,平静地投身池中……



 崇祯末年,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威震朝廷,崇祯帝日夜不安。外戚嘉定伯周奎欲给帝寻求绝色美女,以舒解皇帝的忧虑之心,遂遗田妃的哥哥田畹下江南觅艳。田畹寻得陈圆圆后,被其姿色醉迷,遂私下占为己有。



 不久李自成的队伍逼近京师,崇祯帝急召吴三桂镇山海关。田畹对农民起义军整日忧心惶惶,便设盛筵为吴三桂饯行,圆圆率歌队进厅堂表演。吴三桂见圆圆后,神驰心荡,高兴得搂着圆圆陪酒。酒过三巡警报突起,田畹恐惶地上前对吴曰:“寇至,将若何?”吴三桂说:“能以圆圆见赠,吾首先保护君家无恙。”未等田畹回答,吴三桂即带圆圆拜辞。


  李自成打进北京后,吴三桂的父亲投降了起义军,陈圆圆被李之部下所掠。当吴三桂答应投降李自成时,闻圆圆已被李之部将所占,冲冠大怒,高叫“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?”遂投降了清军与农民军开战。这就是吴梅村在《圆圆曲》中所曰:“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”。



  李自成战败后,将吴之父及家中38口全部杀死,然后弃京出走。吴三桂抱着杀父夺妻之仇,昼夜追杀农民军到山西。此时吴的部将在京城搜寻到陈圆圆,飞骑传送,自引吴三桂带着陈圆圆由秦入蜀,然后独占云南。



  顺治中,吴氏进爵云南王,欲将圆圆立为正妃,圆圆托故辞退,吴三桂别娶。不想所娶正妃悍妒,对吴的爱姬多加陷害冤杀,圆圆遂独居别院。圆圆失宠后对吴渐渐离心,吴曾阴谋杀她,圆圆得悉后,遂乞削发为尼,从此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佛。



  后来吴三桂在云南宣布独立,康熙帝出兵云南,1681年冬昆明城破,吴三桂死后,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,死后葬于池侧。直至清末,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,池畔留有石刻诗。



圆圆曲是明清间著名诗人吴伟业所写。 吴伟业(1609-1671),字骏公,号梅村,江苏太仓人。其人能诗能词能文能画,以诗的成就最大,为明末“娄东诗派”领袖,尤长于七言歌行。吴伟业注重诗歌具有叙述史事、抒写个人情感的记事抒情功能,多记事诗歌,学长庆体而自成新吟,后人称之为“梅村体”,其取材多用正史,不用小说家言,叙事诗多为实事。  



《圆圆曲》是梅村体的代表作,和长庆体代表作《长恨歌》很相似,也是作为一首情爱为主线的诗来写的。长庆体是指白居易、元稹等发起新乐府运动中写作的新式长诗歌行,以《长恨歌》、《琵琶行》、《连昌宫词》为代表。因二人诗集均名《长庆集》而得名。从内容上看,多叙写时事,一般以情爱为主题或主线。音律形式为七言歌行,属于与律诗不同的古体,格律不象近体那样严格,但又多用律句,其中也常用对仗,通常数句一转韵,平仄韵间隔使用。艺术风格婉转缠绵,音调抑扬变化且和谐圆转。  



本诗主题过去认为是讽刺吴三桂的。以往文人对政治敏感,而历史上吴三桂的名气比陈圆圆大得多,人们不论反满还是崇满都痛恨吴三桂,而《圆圆曲》开篇即推出甲申年影响深远的重大事件--山海关之战,得出这样的结论似乎顺理成章。娱乐社会的好处是使文学从政治的重负中解脱出来,就不难看出此诗是圆圆曲而非三桂曲。吴三桂在诗中所占篇幅很小,而大量的篇幅用来描述陈圆圆身世和遭遇,还不惜笔墨,倾注了深切的同情。尤其是本诗没有提到满汉的民族冲突,而引狼入室正是吴三桂百世莫赎的罪行。据陈寅恪先生考证:“圆圆曲”之作成,应在顺治八年辛卯初冬,即与“听卞玉京弾琴歌”为同一年之作品(《柳如是别传》)。由于特殊的历史条件使得本诗主题不够和谐,它虽以陈圆圆与吴三桂的关系为主线,但并不歌颂陈吴的爱情,而是一提到吴三桂,就旁敲侧击地讥刺嘲讽,可又不能写成明白无误的讽刺诗。从而影响了本诗主线--陈圆圆爱情生活的性质,说不清究竟是幸福的抑或是悲哀的。主题的自相矛盾对本诗的艺术价值有所影响。  



《圆圆曲》是一首长诗,共七十八句,五百四十九字。分六大段,前五段叙事,后一段议论。  



布局谋篇是本诗的精华之处,梅村于此颇费了些心思。古典叙事诗的情节结构,都是依故事的自然顺序展开的。本诗则把叙事顺序也作为艺术构思的手段之一,运用倒述、追叙、插叙等手法,安排情节结构,通过这些精心的安排,使主题更加引人注目,而故事变化曲折,情节跌宕起伏。并且运用顶针格,以前后词句相同相似或者相关之联系,使情节的时空大转换平滑接转,而不显得过于突兀。 



前八句是第一段,该段是布局谋篇最成功之处。首先开篇不凡,先声夺人。  



“鼎湖当日弃人间,破敌收京下玉关。”  



鼎湖,是传说中轩辕黄帝升天处,这里代指崇祯皇帝。玉关,代指山海关。出语就点出甲申年惊天动地的两件大事,崇祯之死和清兵入关。重大历史事件对人有一种自然吸引力,激发读者的兴趣。  



第二,片言居要,一语中的。  



“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!”  



名句!此联对仗工整,对比强烈,反差巨大,讥讽入骨。“六军”统指明朝的军队,“恸哭六军”和“冲冠一怒”人数虽众寡不同,情绪倒很相似,但是“缟素”与“红颜”不仅在色彩上形成强烈对比,意义上也极为不同。“缟素”是沉痛的,如果从顺治八年乃至以后的历史角度看,“缟素”象征着对明王朝覆亡的哀痛,象征着对汉民族沉沦的哀痛,而“红颜”则明确无误地指向极端的个人私欲。片言居要,一语中的,使吴三桂的汉奸嘴脸极为丑恶,真是大快人心。诚然,作者并未提到满清,但是,山海关之战就是清兵入关,这一历史事件的意义并不因作者的忌讳而有所改变。诗中那缺失部分,读者大多都会将其补足。  



接下来模拟吴三桂的口吻加以辩解,效果是越抹越黑,实为暗讽。  



“红颜流落非吾恋,逆贼天亡自荒宴,  



电扫黄巾下黑山,哭罢君亲再相见。”  



“哭罢君亲再相见”,似乎吴三桂出于忠于明室,才与李自成不共戴天,好一副正人君子面孔。其实吴先降的正是李自成。甲申年三月,吴三桂投降李自成,将山海关防务交由李自成派来的唐通接管,率领部下前往北京,“朝见新主”,这是吴三桂在永平府(府治河北省卢龙县)张贴的告示中说的。当吴三桂行至河北玉田县,突然获悉其父被捕和爱妾陈圆圆被刘宗敏掠走,尤其是后者促使他改变主意,“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,何面见人耶!”于是立刻返程杀回山海关,并复信吴襄,声称“父既不能为忠臣,儿亦安能为孝子乎?”可见吴三桂是双料叛臣加逆子,作者却安排他去哭君、亲,煞是好看。  


 


九至四十二句是第二段,叙述陈圆圆归吴三桂的过程。这一过程很长,一波三折,极具戏剧性。根据情节的变化,可分为四小段。   



九至十二句是第一小段,写吴陈初次相见。上面提到的首段,其后半部分除文意之外,还承担着建构情节结构的任务,要与后文巧妙地衔接。“电扫黄巾下黑山,哭罢君亲再相见。”句很好地达成了这一目的。它借吴三桂之口说出,按照情节发展的自然顺序,顺势推出吴陈相见的悬念,使读者急于知晓相见的场面。可是,诗人并没有顺着自然时序叙述吴三桂如何夺回陈圆圆,与之重逢的情景,而是颠倒时序,描写吴、陈二人的初次相见。这一情节变化时空差距巨大,转换极为突然。使诗文叙事结构呈大开大阖、突兀跳荡之势,极大地加强了可读性。这一转换的相接处--第八句的末二字与第九句的首二字全同,都是“相见”,这种手法称“顶针格”。具有平缓时序逆转的突兀感和使音节圆转顺畅的功用。《圆圆曲》多处运用了“顶针格”,以此处最为吃紧。这一转换,也使全诗的叙述,从吴三桂这条副线转入主线,即陈圆圆事迹的叙述。  



“相见初经田窦家,侯门歌舞出如花。  



许将戚里箜篌伎,等取将军油壁车。”  



“田窦”即西汉著名外戚武安侯田蚡和魏其侯窦婴,这里代指当时的外戚,田贵妃之父田宏遇。此时主角还是吴三桂,他在田家观看歌舞。后两句点出第一主角--陈圆圆,这位田家歌妓被许配给吴三桂。细品此文,觉得其中颇含贬义。两人初次见面,就纳之为妾,可谓迫不及待矣。  



引出陈圆圆之后,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介绍陈的身世和遭遇了。第十三至十八句再进一步倒叙,转入了对陈圆圆身世经历的描述,是第二小段。先交代她原来的身份:  



“家本姑苏浣花里,圆圆小字娇罗绮。  



梦向夫差苑里游,宫娥拥入君王起。  



前身合是采莲人,门前一片横塘水。”  



陈圆圆,名沅,字畹芬,姑苏名伎。诗中说圆圆是其小名,“浣花里”,暗示其名伎身份,元辛文房《唐才子传 薛涛传》:“涛,字洪度,成都乐妓也。...居浣花里”。陆次云《圆圆传》称其“声甲天下之声,色甲天下之色”。还填得一手好词,有《舞余词》,已失传。《众香词》传词三首,一首《有所思》:“自笑愁多欢少,痴了。底事倩传杯,酒一巡时觞九回。推不开,推不开。”写得自然清丽,柔弱多愁,委婉道出对命运无奈的慨叹。  



“梦向夫差苑里游,宫娥拥入君王起。”一联以西施喻陈圆圆,明喻圆圆之美,暗讥三桂有如夫差那样好色荒政,夫差一见圆圆就坐不住了,三桂则更进一步,纳妾,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“采莲人”用西施故事,李白《子夜吴歌 夏歌》: “镜湖三百里, 菡萏发荷花。五月西施采, 人看隘若耶。…”。“横塘”,在苏州市西南。这两句以“采莲人”、“横塘水”点染女主角身份清纯、居处优雅,命运还算不差,以与下文对比,并构成“顶针格”引出下文。



第十九至三十四句是第三小段,接着叙述陈被贵戚抢到北京,沦落为侯门歌伎,又变成吴三桂之妾。  



“横塘双浆去如飞,何处豪家强载归。”  



风云突变,那段平静优雅的日子突起波澜。此联因果倒装,使人产生悬念,而留给读者的印象更加深刻。  



“此际岂知非薄命,此时只有泪沾衣。  



熏天意气连宫掖,明眸皓齿无人惜。  



夺归永巷闭良家,教就新声倾座客。  



座客飞觞红日暮,一曲哀弦向谁诉?”  



这里是陈圆圆生活经历的一大转折,可谓红颜薄命。明末江南名伎在婚配上有很大的自(垃圾百度)主(垃圾百度)权,与陈名气相当的,大都嫁与著名文人,惟独陈圆圆被抢,身不由主,岂非命运弄人?“熏天”两句写田家势力很大,把陈圆圆送入宫廷,但后宫也仗势欺人,陈圆圆虽然声色甲天下,却没人爱惜。“熏天”,《吕氏春秋 离谓》有“毁誉成党,众口熏天”,形容恶势力很大。“夺归”四句写陈圆圆沦落为田家歌伎的悲惨地位。“永巷”,皇宫中的长巷,汉朝是幽禁失势或失宠妃嫔的地方,《史记 吕太后本纪》:“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赵王,乃令永巷囚戚夫人,而召赵王。”明清时也是未分配到各宫去的宫女的集中居住处。“良家”指田家。“飞觞”形容喝酒作乐。“倾”,倾倒,指座客为陈圆圆声色所倾倒。陈圆圆又从宫中被夺至田家,成为供人取乐的歌伎,内心痛苦无处诉说。此处作者为了渲染悲伤气氛,有意淡化入宫事件,写得很简略,而外戚气焰写得很嚣张。因而使陈圆圆进宫细节说法不一,一说是田宏遇购得,献于宫中。一说是周后之父周奎购得,献于宫中。还有一说是周献于宫廷,宫廷又送给了田。由于此事与故事主线关系不大,兹从省略。  



“白皙通侯最少年,拣取花枝屡回顾。  



早携娇鸟出樊笼,待得银河几时渡?  



恨杀军书抵死催,苦留后约将人误。”  



峰回路转,座客中出现了吴三桂这么个情种,一眼就看中了陈圆圆。“拣取花枝屡回顾”是诗人形容吴三桂爱情动作表现的唯一诗句:一副色咪咪的样子。“拣”字很微妙,唐·杜秋娘《金缕衣》有“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以折取花枝代指情爱,这里代折以拣,一字之差,褒贬立变。“通侯”本汉代爵位名,后用作武官美称。一介武夫,不能托微波以通辞,只好拣取花枝,频频偷窥。“娇鸟”指陈圆圆,“银河”,用牛郎织女故事。吴想尽早把陈接回家中,成其好事。只恨军令再三催促,才与陈圆圆相约而别。  



第三十五至四十二句是第四小段。写陈又被闯军掠夺的经历。  



“相约恩深相见难,一朝蚁贼满长安。”  



“相约”句是顶针格,“蚁贼”指李自成的军队,“长安”指北京。  



“可怜思妇楼头柳,认作天边粉絮看。”  



这句写得细腻、雅致。从“蚁贼满长安”来看,这里必是明火执仗的场面,诗句却如此纤丽、文雅,可见运思之巧。“楼头柳”化用王昌龄《闺怨》:“闺中少妇不知愁,春日凝妆上翠楼。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。”强调思妇的贞洁,“天边粉絮”,满天游荡的杨花柳絮,意指轻浮。  



“遍索绿珠围内第,强呼绛树出雕阑。”  



“绿珠”,晋石崇爱姬,权臣孙秀仗势劫夺,不从,坠楼而亡。杜牧《金谷园》:“繁华事散逐香尘,流水无情草自春,日暮东风怨啼鸟,落花犹似坠楼人”记其事,这里指陈。绛树,魏文帝曹丕宠妃,诗文也指圆圆。此联对仗看似工整,实为重复。可能是诗人为了加重事态的严重性和紧迫感。  



“若非壮士全师胜,争得蛾眉匹马还?”  



好句。“若非”二字用的巧,引导人的思绪轻轻一转,回到首段情节,干净利落的结束了这段长篇倒述,与上文衔接的密合无间,转得好!此句与“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”相呼应,“冲冠一怒”终成“正果”。“全师”与“匹马”的巨大反差,把吴三桂的自私行为深刻地印入读者的脑海。那拣取花枝的“壮士”,令人喷饭。此联不仅词句引人入胜,更妙的是它在全诗中所处的位置,和对整体情节结构发挥的作用,堪称结构关键句。“若非”一联还省略了闯军抢夺的情节,这一省略很重要。因为“遍索”“强呼”已经把悲情推到极处,续写下去很可能画蛇添足,抵消诗文感染力。虽然这里好象看点特多,可是作者却断然裁去,细微之处体现了诗人的价值观和不媚俗从众的艺术良心。但这样一来,也使人对史实有所误会。如陆次云《圆圆传》说是李自成抢了陈圆圆,其实是刘宗敏。全祖望所记当日与圆圆同被宗敏掠去的名伎杨宛的叙述,“据杨宛叙言,与沅同见系于刘宗敏,既而沅为宗敏所携去,不知所往。”(见黄裳《陈圆圆》)。  



到这里,诗人把女主角的身世、遭遇及吴陈关系等故事主要情节一一铺述,这才重新回到诗歌开头的情节上来,续写陈圆圆与吴三桂的战场重逢以及她随军至汉中。这已是全诗叙事的尾声了。  



第四十三句至五十句是第三段。写陈圆圆的幸福生活。  



“蛾眉马上传呼进,云鬟不整惊魂定。  



蜡炬迎来在战场,啼妆满面残红印。  



专征箫鼓向秦川,金牛道上车千乘。  



斜谷云深起画楼,散关月落开妆镜。”  



吴陈重逢,“云鬟不整”、“惊魂初定”,痕迹犹存。“蜡炬迎来”,相传魏文帝迎娶薛灵芸,燃蜡烛数十里,《太平广记》记其事。场面不可谓不大。“专征”即自专征伐,诸侯有大功者可自己决定征伐,不须奉天子之命。《清史稿 世祖本纪二》八年九月,壬午,命平西王吴三桂征四川。“箫鼓”,高级官员的仪仗乐队,也借指吴的军队。“秦川”兼指陕西四川。“金牛道”,古蜀道的主干线,又名石牛道。相传秦惠王将粪金的石牛赠送给蜀王,蜀遣五丁引金牛成道,名为金牛道。“斜谷”,在陕西眉县,“散关”,在陕西宝鸡市。这段如单独来看,或可理解为抨击吴骄奢淫靡,但联系后两段,就只能理解为陈圆圆时来运转,过上了荣华富贵的生活。  



到这里故事的主要部分全部叙述完毕,似乎本诗可以结束了。不料诗人又安排了两段插叙,一段写教曲技师和女伴的感慨。  



“传来消息满江乡,乌桕红经十度霜。  



教曲技师怜尚在,浣纱女伴忆同行。  



旧巢共是衔泥燕,飞上枝头变凤凰。  



长向樽前悲老大,有人夫婿擅侯王。”  



这八句是第四段。从豪家强载到专征四川已是整整十年,消息传到江南(苏州),“教曲技师”得知她还在人世,甚感欣慰,“浣纱女伴”--实指当年名气相当的苏州名伎,忆及同行旧事。陈寅恪以为“浣纱女伴”独指卞赛,但玉京道人挟故国之悲,愤然入道,自不会艳羡别人夫婿做建州侯王,恐仍以泛指为是。“旧巢共是衔泥燕,飞上枝头变凤凰。”这联写得好,衔泥燕子,飞上枝头,不仅地位提高了,形象也变了,成了凤凰。双层设喻,生动贴切,语意双关,如今流传极广,使用频繁,已为成语。“长向樽前悲老大,有人夫婿擅侯王。”这联不好,酸溜溜的。  



第五段插叙写陈圆圆自己的感受,是第五十九至六十四句。  



“当时只受声名累,贵戚名豪竞延致。  



一斛珠连万斛愁,关山漂泊腰肢细。  



错怨狂风飏落花,无边春色来天地。”  



俗话说,大有大的难处。名声大,反而成了贵戚名豪的猎取目标,陈圆圆就随着你争我夺漂泊来去。连城的身价,带给她的却是无限的忧愁和痛苦。“一斛珠连万斛愁,关山漂泊腰肢细。”此联哲理盎然,语趣横生,耐人寻味。珍珠与忧愁相连,祸福相依,珠愁概使斛量,用词尖新别致;腰肢细与衣带渐宽同意,而暗添美感。其中“一斛珠”用唐玄宗送梅妃一斛西域珍珠故事。“错怨狂风飏落花,无边春色来天地。”--斯言差矣,狂风飏落花何错之有;与如此下作之人栓在一起,何谈春色。  



四、五两段为陈圆圆故事安装了一个豪华圆满的结局,但是这两段不仅与前文的基调完全相反,而且也与后一段的调子完全不同,就象游离在全曲之外的孤章残段。两段的写法也很特殊,都是最后一联才使意义确定下来,如果改动这两联,意义便完全不同了。由此推知作者想借此增添风月浓度,以冲淡全诗的政治色彩。作者对吴三桂全无好感,对满清政权顾忌重重。  



最后一段,模仿史家纪传体,有论有赞。  



论曰:  



“尝闻倾国与倾城,翻使周郎受重名。  



妻子岂应关大计?英雄无奈是多情。  



全家白骨成灰土,一代红妆照汗青!”  



诗人申说己论,先写一段典故,借古讽今。“尝闻倾国与倾城,翻使周郎受重名。”用三国故事。《三国志 吴书九》裴松之注:瑜之破魏军也,曹公曰:“孤不羞走。”后书与权曰:“赤壁之役,值有疾病,孤烧船自退,横使周瑜虚获此名。”周瑜之名,得于赤壁一战,本于倾国倾城无关。但文人墨客常把漂亮的小乔拉来作陪。杜牧《赤壁》诗云:“折戟沉沙铁未消,自将磨洗认前朝。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”苏轼《念奴娇 赤壁怀古》也说:“遥想公谨当年,小乔初嫁,了雄姿英发。”漂亮的小乔,确使周瑜增色不少。吴伟业不似两位那么浪漫,周郎一事纯属借用,意在挖苦吴三桂为争夺倾国倾城的陈圆圆,背负了千载罪名。沉重的罪名说成“重名”,不仅平添了语趣,也加重了讥刺的语气。  



“妻子岂应关大计?英雄无奈是多情。全家白骨成灰土,一代红妆照汗青!”名句!前两句直陈己见,“大计”实在是事关民族兴亡的抉择,岂能让色(垃圾百度)欲做主,通常性(垃圾百度)欲不应该作为行为选择的主导因素,何况是民族存亡关头,无奈吴三桂在这关键时刻被性(垃圾百度)欲牵着走了。“多情”用得妙,与“无奈”配合,看似风月情浓,却是针砭痛切。或以为“英雄无奈是多情”,乃是称赞吴三桂爱情至上的情圣精神,此论不当。为成全自己的情圣情结,就可以糟蹋自己的民族、作践自己的民族吗,就可以置数百万同胞的性命于不顾吗?为了不致误解,诗人在后一联又从另一侧面对“多情”加以注释。“全家白骨成灰土,一代红妆照汗青!”这联与“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!”  



都是对吴三桂选择的评价,“恸哭”句从国家民族的视角出发(民族的意义是隐含的),此联则从吴的家庭亲人落笔。诗人沉痛地写出吴老总兵全家的累累白骨(山海关战后吴襄及一家三十四口被杀),与吴三桂争夺红妆相对应,白骨与红妆的对仗,以视觉的强列反差,和情感的强烈反差,从另一个侧面鞭挞了吴三桂卑劣情欲作出的抉择。“照汗青”三字有文章,因山海关一战,陈圆圆名声大振,在历史上留下名字,但是光照汗青,还远远不够。显然这个“照”字是留给吴三桂的。  



最后八句是赞,诗人抒发感慨,但是即便纯是个人感慨,也还惦记着吴三桂。  



“君不见馆娃宫起鸳鸯宿, 越女如花看不足。  



香径尘生鸟自啼,屧廊人去苔空绿。  



换羽移宫万里愁,珠歌翠舞古凉州。  



为君别唱吴宫曲,汉水东南日夜流。”  


“馆娃宫”,吴王夫差为西施所建。“香径”:采香径,相传吴王种花处,今名箭径,在苏州香山。“屧廊”,即响屧廊,屧是空心木底鞋。响屧廊,以梓板铺地,西施着屧行于上,步步皆音。诗人感慨吴王夫差宠爱西施的种种豪华设施,都已尘封湮灭。不用说是瞄着吴三桂争夺红颜来的。显然也不仅仅是感慨盛衰无常的泛泛之叹。吴王夫差是被杀而亡的,这就暗示着吴三桂也不得好死。可见诗人对吴三桂的痛恨有多深。“馆娃宫”、“采香径”、“响屧廊”与“金牛车乘”、“斜谷画楼”、“散关妆镜”可资对照,亦见诗人确有抨击吴骄奢淫靡之意,四、五两段的用意恐在诗外。“换羽移宫万里愁”,“换羽移宫”是说曲调变换,但“万里愁”与曲调变换难以接续,此句应另有寄托。是以“换羽移宫”影射改朝换代,为此,天下一片愁怨,而吴三桂卖身投靠,得益良多,官高舞侈,其乐融融。“古梁州”,指陕西汉中,吴三桂于顺治五年从锦州移镇汉中,至顺治八年一直驻扎此地。“为君别唱吴宫曲”,诗人对吴三桂说:那些珠歌翠舞你恐怕听腻了,我为你唱一支新鲜的咏叹吴宫的曲子--圆圆曲。“汉水东南日夜流”,李白《江上吟》:“功名富贵若长在,汉水亦应西北流。”这里东南流反其词而用其意,更加确定的断言:你的功名富贵是不会长久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